不喜歡這張牌,不喜歡的程度跟Thunderbolt和各類雲牌不相伯仲。因為我生平最不喜歡虛偽的人,口是心非,行詭詐的亦不是我會做的。
但我偏偏抽到這張。也許其實我並不是真的那麼純潔。
今早就印證到這張牌了。乘巴士上班時,心情不錯的,坐在樓上最前端,感受陽光的照耀和藍天的擁抱,最心擴神怡不過。
但是一件小事就忽然把我的頻度扭轉。巴士到站了,要趕著下車時,忽然中途一隻手攔著我的去路。一位婆婆明知我要向前衝,她就一隻手先伸出來扶著 她對面的扶手上,她才慢慢的站起來。在我向前衝的時候被攔著,就好像洗澡時忽然被人關了水喉一樣的不痛快。不過沒問題,就由她先走吧。因為當時車門已開 啟,心情自然焦急,所有其他要下車的人都下了車了,我仍然被攔在樓上,那位婆婆又只會緩緩前進,我只有在後面乾急。更氣的事是,她原來不是要下車的,只是 預備要下個站才下車所以要下樓。知不知道她攔著我又走得太慢我是可能下不了車的?
我終於按捺不住,走到她身旁的時候低聲說了一句粗話。她不會聽見的,我只是想發泄一下。
我很多的不明白。她根本是有很多其他方式去令自己下車時保持安全亦不會阻著別人,例如她不坐上層坐下層吧,但她偏偏不那麼做,就是要選一種阻礙別人的方式。其實世上(尤其香港)這種人特別多,她不是唯一一個。
我很想學習寬容,但難道我要莽顧自己的需要去寬容別人嗎?我罵她之後,心裡也有點掙扎。
當然這件事已經過去,我現在一點也不氣了。小事一樁而已。
但我好想問問奧修大師,在繁忙擠迫的都市裡生活,總是不期然受著無數的人無意或惡意的影響,我該如何自處?常常讓步也不怨尤嗎?覺知自己的怒氣嗎?接納自己的怒氣嗎?
在這個大環境裡,保持心平氣和真的不易啊。我總不能獨善其身,天天躲在家中。
我會表面上忍耐,我會讓妳先走,我會表現得很敬老的樣子。其實心裡是在咒罵妳的。
我的虛偽,好像是為保持人際之間的和諧。但其實和諧是否已一早灰飛煙滅,因為她的自私,因為我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