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杯五正。心裡的感覺在沈澱,需要放低過去的掛慮,但又不忍離去,回頭令人感傷。又未有動力上路,停在這裡卻又不安。

究竟自己是捨不得貓貓,還是人生的無常震撼力太大也來得太突然,令自己覺得人生好像沒有什麼必然的倚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