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bucketPhotobucket

昨天有兩位好心市民致電告知小貓的位置,我放下一切又去找,結果,還是找不到。我只能做的,就是在牠曾經經過的地方放了一小堆貓糧,不過這堆貓糧對牠來說太難找吧,我今晚經過那些貓糧還是原封不動。

我問,這刻我對此事的心情如何,是引導牌。這件事恐怕已超出自己能面對的範圍了,小貓如何還是要聽天由命,由不得我。

我該如何面對此事?是完成,該是時候告一段落了。無緣的,始終要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