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畫報》4月11日號,有報導指中國質疑美元的霸權地位,用意去提醒美元政策必須被各國制約。俄羅斯、韓國、南非、阿根廷也一同支持美元被罷黜(要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特別提款權」替代美元、建立新的儲備貨幣體系的建議),以有助穩定及強化全球金融體系。

後面有一段小小的分析,可能會被忽略卻相當重要。對於中國經濟發展前境被過於看好,大家卻不要忘記中國經濟能起飛的本質是什麼,那就不要對單一的經濟體系有過大的期望,也別以為中國的發展可以無止境的進行下去。

「標題:人民幣做主,行嗎?

金融危機之下,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備受質疑。同時,人民幣被視為最有可能在未來挑戰美元地位的重要貨幣。不禁問一句:人民肖做主,行嗎?拋開各種金融技術因素,不妨嘗試另一角度審視中國經濟乃至人民幣的實力。」

同為世界工廠,現時的中國和十九世紀的英國、二十世紀的美國的不同之處在於,英美的世界工廠地位,都是建立在兩次工業革命期間技術創新形成的核心競 爭力和生產效率提高,而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卻主要來自於全球化推進過程的產品比價優勢。只有當一國的出口產品難以替代,這個國家才有真正的軟實力。換言 之,在形成基於創新的核心競爭力之前,中國難言產業升級成功,更遑論成為金融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