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看過這本為青少年人寫的塔羅書,其中他引出作者教導人玩塔羅牌的方法:「把整副牌放在明亮的太陽光下一小時。或在工作的地方洗牌時點一根蠟燭。隨時準備好蠟燭,洗完牌後即可把蠟燭吹熄。跟火神致謝,感謝祂的幫助。」

我看到這段,就暈了過去,也知道這不會是我會看的書。

塔羅牌只是一副印刷品,你把任何印刷品放在陽光下都會曬至變色和變形。你說這是為牌清洗的方法?我卻認為那是想縮短塔羅牌壽命的最佳方法。最適合那些很想買副新的塔羅牌的人,卻因為舊的一副還完好無缺又不欲浪費多買一副替換的,這辦法一定令他們提早心想事成。

至於洗牌時點蠟燭和對火神致謝,我不知道作者的信仰是什麼,故不欲評論。可是我個人來說,使用塔羅牌是絕對不需要什麼儀式的。

根據我的經驗,我絕對沒有任何使用塔羅牌固有的儀式或程序。只要洗牌時不把它摺曲,不把它弄污,牌面朝下別讓人看見牌面,那就用任何方式洗牌和抽牌 都沒有大礙。我從沒有一套既定的洗牌方向,洗牌方式,也不一定要用左手或右手抽牌(雖然我慣性地用左手),切牌形式亦沒什麼限定,更不需要什麼燃點蠟燭和 向什麼神明致謝。

每一次抽到的牌均能反映事實。

當然我也不會完全地沒規矩,我仍然會要求問卜者在洗牌和抽牌時心裡想著他要問的問題或一些情境。這做法目的是讓他能集中精神,不會魂遊象外,就算是 偶爾的一邊抽牌一邊聊著其他事情,也不會導致答案的不準確。只要他真心相信這次的塔羅占卜帶給他的訊息,同時他問的那件事對他有相當的重要性(即不是無事 隨便找問的那種),這一次的占卜結果就已經有效了。

不同的占卜師有各自的占卜儀式,我並不否定它們,因為一些儀式是的確能提起問卜者對該次占卜的誠心和專心。不過有很小部份的占卜師,有過多的儀式, 會令你懷疑當中有多少儀式是有用的。你試試去逐一問他們每一項儀式背後究竟有什麼意義,我相信你會遭到白眼的,因為也許他們也答不上所以來,可是他們就是 不斷地去守這儀式,讓別人看起來,他好像更專業更莊嚴更有神秘感,這是他們包裝自己的一部份策略吧。

塔羅牌是紙牌一副而已。你想想你跟朋友玩撲克或UNO,總有某些人常常得到不少好牌,為他們帶來更多的贏局一樣。但你會說撲克啤牌和UNO很邪嗎?不會,你只會歸咎那些玩家運氣和手氣特別好罷了。

同樣,很多人覺得塔羅「很邪」,其實一切只是人的因素促成,跟塔羅紙牌並無關啊。紙牌只是印刷品一副,我不會把它放在枕邊陪我睡,不會找它的牌靈, 不會跟它說話。我若是不喜歡,我可以隨時換上另一副新的,把舊的一副收起來或丟掉,它不會不高興的。我不會加諸任何神秘的儀式或動作上去,也絕不認為塔羅 牌是有靈性的。

我雖然否決了塔羅牌種種神秘的一面,可是也不減塔羅占卜的準繩度。

只要你喜愛塔羅,你就自由地使用它吧,沒有什麼規矩和儀式,它同樣是你一個很好的知心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