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妹妹跟爹地出外了,蚊蚊異常活躍,把小地毯咬著拖來拖去,又走來要跟我玩。我不用整個人跟著她跑,我只需要擺動我的手臂,她跟著轉,捉到我就會咬下來。她跳呀跳,口渴了也不會停。

跟她玩的當兒,我忽然想問她:「妳有沒有見到Eric?」然後心裡就傳給她一個Eric步進房來的畫面。她霎時停了一下,回頭望一下她的後面(即是我心裡營造Eric走向的那個方向),看不見東西,她又繼續跟我玩了。哈,她真的收到我的心事啊!

玩的當兒,忽然有一下她咬得我很痛。我一邊撫著我被她咬痛了的手臂,一邊心裡傳給她我那很痛的訊息。她停了一停,靜靜望著我,等到我覺得不痛了,才再繼續跟我玩。之後她雖然還會張大咀巴要咬我狀,可是已經減輕了力度。

我覺得跟小狗玩耍時傳心是很有效的,因為當時二人都在開心沒戒備的狀態,訊息也會傳得順一點。

寫這篇blog的時候我又為蚊蚊抽一張卡,也是The Rebel。她玩的當兒,是完全的放肆,什麼束縛都衝開了,很自由自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