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一晚做幾個個案會頭痛。休息了兩天後,再接再厲。今次的對象是一頭帶灰紋的白貓,眼珠綠色好靚架,半歲大,假名叫「小白」。

初時一見他,也許我是陌生人吧,我摸他的頭,他會縮起。不過跟他聊開,覺得他語氣還是蠻輕挑的,語調也快,跟以前傳過心的貓狗的溫柔很不同。可能過去曾是街貓的關係吧,個性比較直率和爽朗。

我:小白,我來探你啊。(摸他)

白:(縮頭)

我:我來探你,你覺得點呀?

白:冇咩點,驚驚地,有咩問呀?

我:你在這裡住得開心嗎?(感覺他有少少唔開心),點解呀?

白:(給我看一些畫面。第一個是一個長輩的人(婆婆?工人?)對他較冷淡和抗拒,覺得她不喜歡小白。這人最令小白不開心。另外是爹地,因為他比較忙,會顧著看電視或玩電腦而少去理會小白。最後是媽咪,媽咪對小白最殷勤,常常跟他玩玩具,他又會伏在媽咪膝上嗲嗲。)

我:你想爹地媽咪做什麼令你開心?

白:(畫面:多些同我玩玩具)

我:你有沒有想起你親生媽媽。

白:有D卦?我點知啊,我而家在屋企。都唔知佢去左邊。

我:你以前在街裡的生活是怎樣的?

白:(畫面)在一條行人路上,旁邊是馬路,看見有一頭黑狗向著他吠,這是小白最不開心的經歷。其他都是一切如常,甚至他以前在街上有其他同伴的呢。感覺很自由。

我:你媽咪有事要跟你說呀!

白:講啦!

我:媽咪想你不要胡亂跑出去啊,很危險啊。

白:唔會卦,如果有人捉我,我可以抓他!我想出去玩啊!你是來教訓我的!

我:你媽咪都是擔心你的。

白:我都知。

我:你早上常常叫媽咪,為什麼?

白:我要吃。

我:我都知。(哈,我在學他呢)不過你知不知道因為你常常早上叫,媽咪睡不夠,她沒有精神工作,會唔開心呀?你想唔想佢唔開心先?

白:又唔想。

我:那你就要記得早上要安靜,待媽咪爬下床之後你才叫吧。何況,媽咪一定會給你糧食,你又何用叫她呢?

白:嗯...(不置可否)。

我:你可不可以答應我,平時要好好留在屋內,而且早上媽咪下床前要保持安靜?

白:我知。

我:我要走了,你有什麼要跟我說?

白:振作。(摸我的頭)多些來探我。

我:(心裡想:還以為你不想見到我呢。)

最後我著小白的天使和仙子多些跟小白玩耍,讓他不要太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