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自己近來真是古怪。

不知從哪裡惹來的感冒,前晚做完兩次動物傳心後覺得異常口渴,還以為是正常的,因為我每次傳心後都有這樣的感覺。只是不知道那是感冒的先兆,昨天上 班時已經很暈眩,因公事跟客戶在街上站了一小時,都差點暈倒在地。知道自己真的病了。趕緊去看醫生,吃藥和睡覺,一共睡了十七小時,終於復元了一大半。事 關很擔心旅行時若未復元就慘了,我除了吃藥還用自己的念力去催谷自己身體復元,總算有點成績。

出發前一晚(現在)還希望可以好好睡一覺,始終病還未百分百康復。可是跟每一次旅行前夕都一樣,也許太興奮吧,也許太預料不到未來幾天會發生什麼事 吧,所以現在都半夜三時了,還未可睡著。其實,原定我是要在兩小時後起床趕赴機場的。恐怕第一天我是要戴著熊貓眼和疲倦的身軀去玩了。

其實第一天並沒什麼行程,也打算悠閒地過。只希望不要因為今晚睡不夠而影響病情惡化就好了。

我覺得自己像變種的X-man,病復元那麼快,也不需要睡覺去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