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第二天。今天的行程,看照片會比文字有趣,所以大家又要等幾天了=.=

不過,還有一點感受想說說的。

今天正式體驗台北文化行的原定項目。早上逛了台北當代藝術館和台北國立美術館。前者沒什麼好看的展覽,不過是給我重溫五年前來過的這裡、與日本著名 繪本家奈良美智的作品遇上了和愛上了的這地方。當我在裡面靜下來,就想到五年前來這裡是一個新生活階段的開幕禮。在過去五年間,我很努力地活出自己,做自 己,發揮自己。學很多的東西,交很多的朋友,去很多的地方,做很多的事情。當中有快樂,更多的是辛酸。五年來,我一一都經過了,總算很對得起自己。五年後 的今天,我不知自己算不算成長了,(成熟了是肯定的,因為老了嘛!)不過比五年前改變了很多,是真的。這五年會是繼大學的快樂生活之後,另一段一輩子銘記 的日子。今次重回舊地,就為此作一個小小總結,和慶祝吧。

下午去了孟小靖塔羅博物館。展示的塔羅牌不算多,可是也 夠看的了。買了一副應該很少人有、可是畫風很得我喜愛的Langustl Tarot。另外店主孟小靖也很好客。他說有很多玩塔羅的香港人都會上來逛。想不到他那麼年青啊(最少是樣子年輕吧)。我喉嚨不好,失了聲不能跟他說太 多,只是靜靜地看他的珍藏。他說他收藏了六百副塔羅牌,很多都藏在家中,在店裡只展示了一部份。他會按節日為主題,不時更換展示品,所以可以的話,隔一段 日子再上去看是不錯的。他製作了幾本冊子,介紹他所有的珍藏,包括沒展示的牌。除了有牌圖外,還有牌的簡介和店主的評語,真的很用心啊。店的另一邊有一位 老師在教塔羅牌陣。看看學生們,真想不到學塔羅的人當中,男士比女士多!這跟香港的情況相反啊。

本來下午想去文化學術味道厚重的公館區喝咖啡悠閒一下,可是我體力還是支持不住,回了酒店睡覺,把時間消耗去。

晚上重頭戲就來了。我渴慕已久的live house今晚終於可以去了。Live house在台北比較盛行,即是一些酒吧會開放給小型/地下樂隊或歌手開小型演唱會,觀眾們還會被分派一瓶飲品,邊聽歌邊喝。聽歌為主,喝東西為次,跟香 港一般酒吧live band show是有分別的(香港的live band show只不過是喝酒的客人們的背景音樂而已)。今晚,剛巧碰到我頗喜愛的歌手張懸的Live House,所以早在一星期前已在網上訂票了。Live house晚上八時開始,我六時半路經演出的場地The Wall,竟然已有不少人在排隊了,真瘋狂。我七時二十分才去排隊。原定不打算那麼早去的,不過見到排隊人頭湧湧,真的擔心找不到好的位子,被迫早來吧。 當時人龍已長得繞過後街再上階梯的小平台再拐下來,看來已有幾百人了,真誇張。

今晚的演出沒有令我失望,我還擔心她會唱很多吵耳的搖滾樂,可是不呢,有一半她都邊彈木結他邊唱慢版的民謠,另一半的band sound也比我期望的中聽。我很投入地聽,偶爾夢遊了也都夾硬把自己扯回來,好好享受每一分鐘的音樂和張懸甜美的歌聲。

今天是藝術文化日,明天就是大自然日,我會去陽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