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覺得自己很獨特。

我做的事,很多人都在做,都會做,都做過。

台北旅遊,身邊很多朋友近來都有去。去台北,跟去銅鑼灣差不多的方便和流行。

at 17演唱會,慢慢發現原來好些人都有去。

我懂塔羅占卜我懂動物傳心我懂這我懂那,其實早已有一班人領先在前,我只是後隨者而已。

我一向認為旅行應以體驗當地風土為主,不該著重購物,今次竟然在台北意外地大出血。我內裡還是流著香港人購物成狂的血統。

我真的很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