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晶跟媽咪生活了不足一年,之後就分開了四年。他的媽咪現在很想知道他現在如何。

這是我做多次動物傳心以來,最難接觸的一次。也許我未習慣跟過世的動物傳心,而今次,我感受到,晶晶所在之處的氣氛和能量,都跟其他的動物不同。四野無人,黑漆漆之中有點光的線條,很平靜的環境,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應該不是人間。

我追問他為何會過身。我看見他忽然間彈起了的一個印象,像是發生了一樁意外。

可是我卻知道他是生活得很開心的。媽咪給我的照片中,晶晶的眼睛沒有神采,可是,我現在看見的晶晶,雙眼有神,在一片廣闊的天地裡,他快樂的蹦蹦跳,吃得也好,跟我看他的照片給我灰暗的感覺很不相同。

我問他有沒有想起媽咪。他沒有說忘記,只是他也看得開,他說,已經放低了她。不過最後,他還有些說話跟她說的:「媽咪要放得低我,也要放得低與她分離的人。」

語重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