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我的松鼠小狗蚊蚊第一次來月經,是時候要跟她做絕育手術了。

以前二話不說,就會跟獸醫預約時間。今次,我要先問問蚊蚊自己的意思。

跟她表達絕育這個意思不是太易,因為「絕育」是人類的語言,她不會懂的。溝通的時候我只能給她生孩子的圖像,問她想不想生孩子,她只給我答「可 以」,但又不是太渴望,可能她未嘗過生孩子的滋味,想像不到自己喜不喜歡生孩子吧。再給她一個男性松鼠狗要跟她配種的畫面,她都不置可否,她其實也不是太 渴望生孩子。

那我再給她一個畫面,是去到上次她見過的醫生那裡,由醫生宣佈「妳不能生孩子了。」(因為我不想給她做手術的畫面,血淋淋很嚇人,她一定不喜歡),然後看她反應如何。蚊蚊讓我知,她不想醫生宣佈她不能生孩子。即是,她不想失去生育的權利,她不想做絕育手術。

從人類的角度,是應該要為動物絕育的,免得生育過多難以照顧,而且狗狗的月經也會弄污地方。不過人類一直以來都在控制著動物的生活甚至生死,今次我想蚊蚊自己做決定,讓她為自己的身體作主,我也學習做一個減少控制和野蠻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