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常見,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當為奇聞寫下來。

星期日下午五時半左右,男友在沙田的家中睡午覺。夢中他在一個很雅緻(我家)的露台上,跟他逝去的愛犬Eric相見。開始時他像一團白色的雲一樣, 他看真一點,就認出牠來。牠的頸項還有一條帶子,男友很仔細看看,確定到這就是Eric了。不過這個Eric的樣子,像是剛洗完澡一樣,毛髮濕濕的,真不 明所以。他還撫摸了Eric的毛,感覺牠很真實。然後Eric又變回一團雲,走了。男友就夢醒了。

當時我正在尖沙咀上動物傳心課。

也是在五時半(我肯定是這個時間,因為我擔心老師會在預期時間內教不完所有內容,就瞄了時鐘一下),我在課堂裡與離世的動物溝通,而我溝通的動物,就是Eric!

我是在心中的花園中與Eric相見,我並沒有默想過露台。我們相見的時候說話不多,因為時間倉卒,只夠我見到他一面,摸他的毛,跟他親親,對他說 「Daddy(我男友)和我都很掛念你。」就走了。見完Eric,我一邊流淚,一邊抄寫筆記。然後走到窗前,看見對面的九龍公園有很多白鴿,想起之前有別 的傳心師跟Eric聊過,指Eric很想做一隻白鴿。

我想說的,是時間上的巧合。

男友掛念Eric已經很久了。牠離世兩個多月來,男友都一直掛念牠,期待牠回來跟他見面。可是一直都見不到。那天是他第一次夢見Eric,影像還很清晰。

我在想,可能傳心的時候,我、男友和Eric三個的心已經一起接通,所以我和男友分隔兩地,同時都可以見到Eric。或者亦可能是,我跟Eric連繫上,而男友的心也一直跟我連著線,所以我見到Eric,男友都能看見。

真相是怎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