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假名)是我做傳心有史以來第一隻跟我說很多話的貓。很多人說貓很冷酷,跟多多聊完,就不會再有這種感覺。

主人找我傳心原意是關注多多毛髮脫落的問題。不過以我一貫的傳心法,我總會跟動物閒話家常一番才會進入正題。最重要當然是聊聊他平日的生活和他的愛惡。

我叫他給我看看平時他生活的畫面。他愛坐門口前,等主人回家。他也愛坐在沙發上。他更愛走到架前找找有沒有食物!又愛玩一個盒(紙盒?)愛攀爬,愛看窗外的風景。

問他不喜愛什麼,他給我看見走得很快的蟑螂!我問他如何對付蟑螂?他表示會打牠們,死了,就丟下牠不理了。他又表示不愛洗澡。他還給我看一塊白色的毛毛的東西,像是一塊墊之類的,他會去抓它。我問他為什麼不愛那白色的東西,他說它像老鼠!

他繼續給我看他喜歡的東西。他愛一件熊公仔,他會抓會玩(又是抓,多多似乎很喜歡抓東西)。食物方面,他愛吃濕濕有點紅的肉碎。

再問他喜歡主人(媽咪)做什麼,他說他喜歡媽咪摸耳朵,和抱抱。摸他的頭他更會舒服得把肚子翻過來。他也愛躲起來,問他原因,卻沒有答我。

閒話家常了很久,終於要入正題。我問他知不知脫毛的原因。他知道是皮膚的問題,他還感到很痕癢!另外他還有點胃口不佳,沒精打彩似的。問他為什麼會有這些感覺,他說「我也命不久矣!」再問他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就很看得開地說「就係咁架啦!」

我叫他去看醫生吧,他卻表示不想看醫生,因為覺得醫生很粗魯。

我告訴他,媽咪為了他脫毛的事很憂心。他說:「對不起媽咪要擔心。」我再問他:「想不想復元?」他就說:「沒所謂。」對於自己,他從來都表現得毫不 緊張似的。然而我跟他說:「但媽咪想你復元啊,你會不會復元啊?」(我這樣問,因為我知道一個人/一隻貓如果要回復健康,自己的意願和意志是很重要的。) 他才肯定地說:「會!」終於令我放心和相信他有信心要令自己康復了。他更會說:「我想長毛,長了毛媽咪就開心。」我再問他多毛的時候有什麼感覺,他說: 「暖些,漂亮些。」我問那麼多,都是希望他回復信心,助長他長毛的願望,放棄消極的想法。問完了,我用遙距治療把能量送給他,希望有助他的病情,要毛髮再 次生長。

他深知媽咪愛他。我問他:「你想媽咪為你做什麼?」他就給我一個畫面,是媽咪把一粒粒的東西掉給他的畫面。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那一粒粒圓形的是什麼。我試問他:「是波波嗎?」他沒有回答,只是表示「想媽咪陪我玩,媽咪很久都沒有跟我玩了。」

最後他給我看媽咪用手掃他背部的畫面,看來他真的很希望媽咪多些抱他,撫摸他,他就會更快樂了。

不過我還是認為,貓兒身體有事就要看醫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