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靈擺探測一下我身體八輪(是啊,我看的不止七輪)的狀況。初時很多輪位都不大妥當,我做了一次Magnified Healing之後,所有輪位都返回正位了,真好,效果非常明顯。

唯獨是我的喉輪和眉心輪,我用盡我懂得的所有healing方法(大約七、八種),它們的能量顯示都是不平衡的狀態。

最後我棄權了,抽了兩張奧修禪卡看看發生什麼事(某個電台節目說奧修禪卡是「澳洲閃卡」,笑死我!)

喉輪的Postponement,有話說不出的壓力。眉心輪更加不得了,想太多,頭腦快炸了。幸虧這情況只是暫時,只是幻象。雲散了,就好了。

我不要再做什麼了,好好地睡一覺,當放下頭腦之後,也許夢裡可以帶我跨過金色的框框,與萬物和自己有更好的連繫。

我覺得,睡眠是最好的治療法。也許有十萬種不同名稱的healing,也及不上好好地睡一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