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參與Reflections舉辦的電影會,播影的是The Yogis of Tibet,以下是一段trailer:

中國人對西藏問題很敏感,我身邊就有人覺得西藏的喇嘛搞藏獨是在生事。

今晚我來看這段片,完全沒有政治立場和意識。我來看,只是想學習一下西藏喇嘛如何冥想,如何操練,如何追求真理。

片中喇嘛的冥想操練法,是他們經由師傅一代一代傳下來,經過多年才能操練到,所以我只能遠觀,不能學習。不過片中有好些片段很令我有些反思。

反思是關乎自己在這個時空底下,我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西藏的喇嘛現遠赴世界各地弘揚佛法。南美,美國,加拿大,南非,印度,尼泊爾,中亞等地都有他們的足跡,各地的人對佛法和生命提升的課題越來越感興趣。

唯獨是近在咫尺的中國大陸,卻是他們敬而遠之之地。多得文化大革命和多年來共產政府對西藏喇嘛的迫害,西藏那得天獨厚的靈性遺產卻要與中國絕緣。

全世界的人靈性在提升,唯獨中國大陸的人民靈性仍然原地踏步。西藏喇嘛就在自己的領土內,人民卻無法從他們處得到一點心靈的餵養。

我反省到,身在香港的靈性工作者的角色。香港在地域上屬於中國,也最接近中國大陸,跟中國大陸人說著同一語言,同時也有充足的自由去吸取世界各地不同的靈性知識和資源,香港的靈性工作者有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在靈性發展不足的同胞當中做點什麼?

看到中國大陸的人民被遺忘(雖然是它排斥喇嘛在先),我頓時領悟到,香港這個有著特殊歷史和文化的地方,在靈性發展上其實有其特殊的角色,是沒有別的地方可以代替的。而其實中國人被遺忘了的靈性發展,因為有香港,是有出路的。

另 外,喇嘛們年紀小小時已記得自己的前世是什麼人。我也知道當下的生命只是我幾十萬世裡面其中一世,為什麼我要在這第十七萬世裡(因為SRT,我知道自己今 世大約是第十七萬世)活在此地,做一個平凡的香港上班族,有著自己的快樂和辛酸的歷練,今日可以很平安舒服和方便地得到各方的靈性餵養?為什麼我不是生在 靈性發展很旺盛的美國和印度,不是做一個被拘逐流亡的西藏喇嘛,或者不是做一個只管吃喝玩樂虛耗日子的云云眾生?我不相信事出偶然,我知道自己在這特殊的 處境和身份中,一定有其獨特的目的要去達成。此刻我再想不出任何藉口,讓自己白白把人生虛耗掉。

最後記下達賴喇嘛很發人心省的一個小故事。話說,有位喇嘛被中共拘禁,受盡折磨。事後達賴問他:「你覺得當時最大的敵人是誰?」任何人在那個境況,當然只會想到那些迫害自己的人才是敵人。怎料那位喇嘛說:「我最大的敵人就是『失去憐憫之心(compassion)』!」

另外有位喇嘛也曾回應被迫害之事,大概意思是,有問題的只是制度,而不是人。

在殘害自己的仇敵面前,也不視之為仇敵,倒以愛相待。我們活在富裕平安的香港,有誰的遭遇比喇嘛們更糟呢?我們又何需把一些對我們有阻礙的人視之為「仇人」、「小人」呢?我們最大的仇敵,不是那些外在的仇人和小人,而是我們缺乏了愛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