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冥想,我進入自己的心。

我感受到心內有一股悲傷。我問心,為什麼悲傷呢,於是我見到兩個人。我在他們面前,我覺得自己像個受害者,我問我自己為什麼總是做受害者。但我深 信,今日我成為受害者,其實是我心裡一早認定自己是受害者,所以吸引更多事情的出現去證實自己是受害者的心理。所以我再問:「以前有什麼事情,令我開始了 「受害者」的感覺。」

我再次返回某個很遙遠的前世。那是公元四百多年左右。我看見有一群群人在我面前走過,像逃難。我問我自己,我在哪裡呢?我看見自己是唯一一個被綑 著,走不動的人。眼看著眾人都離去了,只剩我一個。然後我看見一大堆拿著武器的人走上那片土地,大肆殺戮。我沒有看我的結局,不過恐怕兇多吉少。

我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不斷把自己推向受害者的角色裡。我用Theta Healing把這一切過去印下的program清除。之後我再次進入自己的心,感覺到自己的心已平靜了。感謝自己曾學習的治療法,最大的得益者,永遠是自己。

我再問我的心有什麼訊息給我:

「面對這紛擾的世界看似沒有愛,愛其實就在自己心內。心知道你所需,也知道一切的答案。當你感到疑惑,憂心,憤怒,只是因為你注目了外面,你看不到內心那支持,你忽略了你的心就是一切的答案。當你探視你內心,你會看清所有問題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