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今天心情有點煩躁。心情能否從畫出來的Mandala反映出來嗎?於是拿起粉彩畫了一幅。

相機的影像有色差,簡述一下:花的主色是鮮橙,邊緣是淺棕,中心有灰色的線條摒發出來,花瓣之間是墨綠色的三條曲線,最外面是粉紅色的無以名狀的東西。右下角是紫色的簽名。

我上一次畫的Mandala是很七彩的,耀眼的彩色有點爭妍鬥麗拿不著重心。今次卻是有點灰和泥的色調。

中 心灰色的,慶幸只是很短小的小火花,我想我心裡的「灰」-那些不安煩躁只是暫時的。而且因為有灰色,反倒令花花更有層次感。有時我們會極力排斥心裡不開心 的感覺,但我還是想引用那句老掉牙的說法:「沒有不開心,你如何知道什麼是開心?」人世間沒有絕對的光,因為有光,東西後面總會現出黑影來。所以光和影共 存,快樂和不快樂也是共存的。

橙色是什麼呢?滿足?創造力?信心?良好的人際關係?但是,它又虛而不實。而且有棕色框住,看來需要更大動力去把橙色的花瓣開得更闊更壯。

我覺得由中心伸出的綠色線條和粉紅色像火燄的東西是一組的。墨綠看起來有點固執,但外圍粉紅色的小溫暖可以緩和一下,哈哈。看來我需要對自己好一些,緩和一下內在的緊張了。

整體來說,這幅花花圖案並不是一個圓融的整體。發放比吸收的多,付出比接收多。內心有點散而不亂,卻又在一點一點地凝聚結晶著。我期待著內心圓融的一刻。

一幅Mandala會花我幾天時間去欣賞,看顯露出什麼我內心深處的訊息。其實每天去看,都有不同的得著和滋味,是一種很有趣的了解自我的工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