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ve Whitby,Australia’s Psychic of the Year 2008,來香港帶工作坊,今晚上了第一課。

工作坊以集體冥想為主,每次同學分享時,Clive會按需要作簡單的個人reading。Psychic果然是psychic,我沒特別說什麼,他已看透我的需要。雖然我曾多次接觸不同的psychic,但每次有別人看透自己的心,也不禁嘖嘖稱奇。

第一個練習,同學之間互相送光,有人送金光給我,然後每個同學都說一下他們對我收到的金光的看法。每個人的形容不同,但Clive就是指出某同學所形容的,「安全感」,這正正是我所需要的。感謝!

第 二個練習,跨越一個「靈感之門」。我看見的都是老東西:秋天的樹林,古老的樹木,風蝕的石椅,紅色封面內頁發黃的書。書裡沒有字,只有一粒紅色星星。對我 來說,所謂的靈感不是從新奇刺激之處找來,反倒是從固有的、飽歷風霜、背後有故事的、日積月累的事物中找尋。(因為我是月亮巨蟹嗎?)紅星是我的心,這就 是我的靈感泉源。

第三個練習,用愛、信任、信心、希望和富足造餅,分給至愛的人吃。我卻是很高興地把餅分給很多人,包括家人朋友同事同 學,甚至路上的人,每個人吃了都很開心,向我微笑(我從沒想過那些平時對我木口木面的人都來向我微笑,感覺很溫暖),而且餅越分越有,分之不盡。練習的時 候我咀角不期然泛起微笑,這是很開心的一個冥想。

最後一個練習,想像自己在家裡,忽然門鐘響,有某個人上門找自己。我請他進來坐,然後問 他三個問題,等待他答覆。過程中我卻感到很混亂,我第一個問題問我能否做得成某件事,竟然收到的答案是No。我問為什麼,我卻收到恐懼和擔憂。再追問下 去,卻沒有時間了。我知道這是需要慢慢處理的問題。但分享自己時又被Clive說中,問我是不是有志做spiritual healer!他也說中我想做的某件事是什麼事。非常厲害。

分享的時候,我右邊的同學說她在冥想過程中感到很黑暗很陰森,忍不住流傷心的 淚。隨之令我覺得我右邊身體(手臂,和臀部!)有麻麻不舒服的感覺,我亦覺得剛才冥想時的混亂思緒,某程度上是接收到她的影響。我呼喚她的守護神和天使去 賜光給她,看顧她,解她心裡的結,而她課後亦很主動的去找Clive求助。而我亦靜靜退下,回家去。

今天到此為止,謝謝大家聽我在碎碎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