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ic workship不知不覺來到最後一課。碰巧這星期工作異常繁重,本已壓力很大,加上同事之間權力鬥爭的問題,令自己加倍無奈和無助。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 課堂,進到課室就努力深呼吸幾下,叫自己放鬆。也許自己對那些繁俗的事情其實不是太重視和看得開,很快就把它們放低下來,投入課堂裡。

其中一個練習是跟同學背對背坐,然後感受對方,寫下對他的感覺,見到的東西都記下來然後嘗試解釋。我的同學說,他感受到我像是一個成熟的小孩子,有點天真爛漫的樣子。

我很感動。礙於我在公司裡的身份,我在同事面前會把自己重重包起來,沒人了解我,我亦不想別人了解我。我連玩塔羅牌也不敢拿上桌面堂堂正正地玩,因為我需要在同事面前建立「正常」的形象。

可是在這裡,大家雖然是陌生人,可是因為沒有利益關係,也明白愛的必要,亦願意開放自己,所以潛藏在我心底裡面、我那沒人知道的本性,竟然有人挖掘出來。那份被人深深地觸動的感覺,跟白天裡那虛偽和自我保護的面具形成強烈對比,也更覺得無懼地顯露真我的可貴。

有時我也不懂得形容自己,「成熟的小孩子」倒覺得形容得很貼切。

下課了,跟老師 Clive說再見。他贈我簡單的一句「Take care.  Be positive.」還一連說了兩次。他應該看見了我這幾天的沉重壓力和擔憂,be positive是他給我最大最好的祝福和提醒了。我又是給他這句深深打動,像黑暗裡的明燈。

我回想起我每一位靈性導師都曾經給我不同方式的啟發和觸動,讓我認識自己不同方面,在我迷失的時候,讓我抓緊自己,珍愛自己。我為到在身邊出現的每一個「貴人」,深深的感謝。

我終於忍不住,一邊流著淚一邊走下山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