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 一種語言,無分國界,更無分你來自宇宙的哪角落,只要你相信自己是源頭,是創造者,你就可以從心裡的源頭表達你自己,這就是光的語言(light language)。這可以跳過一切人類語言和文字,免除人類語言的偽裝和不完全,以最真實的方式表達你的真我,更可從中找尋一切問題的答案,擴展你的願 望。

當我們都努力追求正面意念,想摒除負面思想卻越是執著的時候,靜下心來,以冥想開始,說出光的語言。光的語言是100%正面積極的語 言,過程當中你只會覺得喜樂和有趣,你不會再有縫隙讓所有負面和不平衡的思緒和意念有任何浮現的機會。這絕對是展現願望(manifestation)一 個絕佳的方式。

光的語言,也是愛的語言,源頭的語言。能提升意識,能與一切萬物產生共鳴和完全的溝通,並有治療的效用。也許我意識和頭腦並不明白你說的光的語言,可是我的心深處是會完全明白你的。而自己也能從光的語言中更了解自己內在的真我。

今 天我跟一位來自新加坡的年輕老師Jiro Goh學習光的語言。他一雙眼睛深藍色很特別,穿衣打扮頗入型入格,樣子有點稚氣和帥氣(呵呵呵!)也許是他年輕的關係,他的講課風格像是一個少年人發現 了寶藏,然後很雀躍地跟你分享似的那種活力和跳躍感,我坐在他身邊,完全地給他流動的能量感染了。

要說光的語言不是很難,不過要說(或 唱)得好,發揮得更流暢,就要多多練習。其中有個練習是要提高咀唇的靈活性,就是用咀唇噴氣,即是我們小時候玩口水時,用震動的雙唇把口水 「Bubububu」噴出來的樣子。練的時候真的覺得很好笑,很有趣。但原來這個玩口水的技巧丟棄了廿多年,要再做起來是很困難的。

我從 聆聽別人的光的語言中,解讀到別人內心最真的聲音。而我也能從自己的光語言中,更接觸到自己最真實的核心。我發現給我最大能量的地方(vortex),不 止是一個地理位置(如果真的要在香港找我的vortex,那會是萬宜水庫的旁邊),更是自己內心的一個大池塘。我深深地浸沉在心的池塘裡,是可以不假外求 的。能量多勁的地方,也不及自己的內心。

我也很高興認識一位朋友,她定期會搞治療聚會,讓大家可以一起練習和為別人提供治療。得到更多治療別人的機會是我早前所許的願望之一,在光的語言底下,就徐徐展開了我一個心願。感謝。

圖中的小盆栽(我忘了它的名字,知道的朋友請告訴我)是今天我新買回家的,我跟她以光的語言送出祝福,我也收到它跟我說「我愛你!」我知道,它會一直在我身邊,祝福我的。願它快高長大,生氣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