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大周刊今期有一篇三頁的報導,報導某著名的動物傳心師是「神棍」,說他只是在捉心理,說些似是疑非的答案令人相信他。記者假扮顧客,找來一隻在生的小狗訛稱已去世,叫他「通靈」,結果當然說這位傳心師作假。記者還有閒到跟蹤他到他正職的公司,訪問對他有負面意見的人,說他工作態度如何不好。又說他收費很貴,賺很多錢可以去購物和旅遊,又暗串他去外地旅遊自稱「靈性之旅」是故弄玄虛。云云。

懂得動物傳心的朋友,一定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與其說那傳心師作假和神棍,不如說那記者在搞創作。做我們這一行,沒人會自稱這是「通靈」,但記者的報導差不多段段都說他在通靈,很明顯是有人刻意去製造引人入勝的娛樂效果,多於報導事實。

我不想進一步評論任何人和事。我只默默為到這一位我也認識的傳心師祈禱,希望看顧他的天使可以安慰和支持他。另外我也為所有傳心師(包括自己)去祈求保護,讓我們可以在一個充滿愛和真誠的環境下工作,並且只服務那些真心想尋求幫助的人。也讓更多人以正面和接納的心態去了解動物朋友,認識動物傳心。

經過這事,我也學懂了,我們靈性和動物溝通這一行不是易做的,最難突破的是人們對這些事情的態度,尤其當有人以有色眼鏡去看我們時,我們要去令他們開放心胸去認識和接受這一門學問就更形成了阻力。不過我相信戴有色眼鏡的只是少數,我們不去把心思放在他們上面,專注做好我們的工作,繼續促進人和動物之間的愛和合一,我相信這些抹黑或阻撓總會如風消散不留痕。

或者樂觀去看,就是因為動物傳心已受到多方關注,故此才有記者作反面報導。正如明星有狗仔隊跟蹤是因為他很紅,動物傳心這一行有人抹黑也同樣代表有夠多人認識和關注,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