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未完成搬屋的關係,我上月買的那套Bach Flower Essences仍然未在我手上。前天在Chasna的諮詢裡,她指出我有poverty thoughts(貧窮思想),故此我常常很焦急的想完成很多工作,常常執著於努力爭取自己想得的,而不敢放手讓神聖(divine)帶領我。她說花藥可以幫到我,但我想起我手上並沒有花藥。正當不知如何做之際,我剛看到一篇文章說,我除了親自吃花藥外,還可以看著花藥那些花的圖片冥想,同樣有治療效用。

我把我手上的花藥名信片攤開,以直覺去找哪隻花藥可以幫我除去poverty thoughts。終於找到有兩種,Holly(左) 和Clematis(右)。

Holly是花藥中的主角,為人帶來愛和整全。最近我無論在冥想還是在抽天使卡時,都得到一個訊息,就是要好好留意自己的心,要開放,聆聽它所說,要對它真誠。我心裡有恐懼,我擔心我擁有得不足夠(就是poverty thinking)。花藥Holly帶給我的訊息是,當我跟最神聖的愛連結時,我再沒恐懼,因為我對一切物質或多餘的東西再無所求。這種和諧和寬廣更能吸引更多愛我的人在我身邊,到時我還能欠缺什麼呢?當心裡跟真正的愛連上時,會知道萬事的發生都有其神聖的時間和次序(divine time and order),生命之路就會陸續在我面前展開。

Clematis是給一些天生敏感的、豐幻想力、創造力的人而設。這些人可以是藝術家、作家、甚至是healers。他們有很多創意,點子,計劃,但擔心落實不了,擔心得不到足夠物質上的支持。這就是我poverty thinking的源頭。滿腦計劃,但害怕落實,害怕欠缺。這些人會很想躲在人群的外面。手腳較其他人冰冷,血液流不到那些末端,就是代表不想跟外界接觸的意思。沒記性也是這種人的特徵(我失憶的頻密程度還以為自己患上老人痴呆症呢)。

我以此兩張名信片去冥想。在Holly的冥想中,我感受到心中有愛的那股溫暖。Clematis甚至給我暈眩的感覺,我躲在床上,深深吸收它給我的能量,直至睡著。

我覺得這樣冥想跟親口吃花藥同樣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