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很多關於靈性的題材想寫,只是想說的東西多,可用的時間少,有時沒寫在此就只有暗藏於自己的抽屜裡。

今次來重溫前幾天一次工作坊的經歷。

Dr Robert Cote是我遇見過的靈性工作者比較不同的一人。他比較學術派,每次上課(我只上了他工作坊兩次)都有不少知識的傳遞,比一般著重實習的工作坊又多一層次的啟發。

前天的工作坊,其實是一個Alpha Alignment healing session。幸運地當晚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學,可以每人各花半小時做治療。當中Dr Cote帶領我們安靜自己,他並能與我們各自逝去的親人連結,從中獲得治療自己的有用訊息。最初我只有提及我離世了的妹妹,但Dr Cote卻可以從我妹妹口中得知,我對自己父親的怨恨和漠視。我以為妹妹過身之後會過得很開心,原來不是。她說,她仍在我身邊做我守護靈的原因,是想我跟爸爸和好。故此,她本來有別的路可走,她仍然選擇留在我身邊,希望我有一天放低對爸爸的負面感情。

很意外的發現。第一,healing前我從沒有向Dr Cote提及我爸爸,他卻收到了準確的訊息。第二,我估不到妹妹留在我身邊有這樣的原因。第三,我一直以為自己已對爸爸的感覺淡了,就沒事了,怎料我對爸爸的漠視是阻礙我能量運行的其中一個很大的因素(blockage)。

一連串的程序,其中很重要的一項是要我說出我對爸爸的感覺和想法。我很坦然說出我不想理會他,不想知他在做什麼。其實在說出我對爸爸真實感覺的那一刻,療癒就開始了,因為我把潛藏內心的真正感受釋放出來,承認它,正視它,不再漠視和逃避。這種想法在曝光之後,已經失去了力量,它再不會成為我的阻礙。我曾反抗,堅持我這種想法,我沒法子表面和簡單地說一句「我原諒他/原諒自己」就了事。但Dr Cote問我有沒有被人冷落過,我倏然想起自己由小至大,都覺得時常被別人遺棄和冷落,連自己晚上夢見自己總是經常獨自一人,身邊都沒有人陪伴我。我流下了淚,開始醒覺自己常有被人冷落的感覺,其實是我冷落爸爸的反映。我很不願意這樣子,最後我向Dr Cote表明"I want to stop this thought."然後我就很安然地步下治療床。治療就此完成。

Dr Cote說,他看見我妹妹因此而雀躍,更跳起舞來呢。感謝妹妹和Dr Cote。

消去了blockage,一身輕鬆了,神聖的能量(divine energy)也就更順暢地流動。我心裡向天使說,但願有一些機會讓我可以跟沒見面很久的爸爸相聚。如果我在見爸爸時有什麼懼怕,也相信天使會保護我。我會坦然和和諧地和爸爸共渡每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