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是位敢言不客氣的人,但他的敢言卻是發人心省並有療癒目的的。

今天老師在十幾位同學面前說我「假」。假在於面部表情常常都是笑容,可是繃緊得令人覺得虛假。

他問我,我怕什麼,我說,我最怕別人不理我。他說,別人不理我,就是因為我造作的表情和動作,令別人覺得我其實很酷,並不親切。如果我放鬆下來,以最自然的一面示人,別人就會樂意親近我。我說,我已發現這問題很久了,可是每當我真的放鬆下來,不笑的樣子會很嚴肅嚇人,(即是「嬲了一村人」),朋友反而不會喜歡我。他說,就由得這個可怕的面孔對人吧,別人會慢慢習慣的。就是叫我去做最真的我。

當我面容放鬆下來之後,我人也放鬆了,好像很多事情再不在乎,更開放懷抱去接受任何東西。

我想,這是接受自己的一門功課。就是我也不接受自己不笑的樣子,不接受自己最原本的面貌,所以才以為別人也不喜歡我這樣子,就刻意造作,以為這樣可以取悅人,怎料這樣更令人退避三尺。

笑容,有時是發自內心的真性情,但很多時都只是禮貌的工具。若非必要的場合,笑真是不必要的,放鬆的面容和姿態反而會令自己和別人更放鬆。

這個問題,我相信不止是笑與不笑那麼簡單。有待自己慢慢覺醒背後因由,對症下藥。

老師也看中我的問題,告訴我,想說的話就要說,就算是別人覺得難以入耳的話,說出來往往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結果那麼壞。

Be true to myself,對自己真誠,表達自己的最真,是我最大的挑戰。

Carlie@Angel Circle, tarot, meditation, spiritual, animal communication


Share/Bookma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