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漸漸發現很多過去的經歷,哪管看起來是多麼的沒有意義,難過,甚至曾遭受非議,也是對自己的一種磨練,好預備今日做好我的工作和使命時有更大的容量(capacity)。

多年來經歷過不同的人際關係和感情關係,令我更容易明白客人面對感情問題時的心情,問題的核心,提醒她們底線在哪裡,並指引一條對她們和各方面最可行的路。她們當然可以選擇接不接受我的建議,但最少事情的徵結在她們心裡都有個底,知道哪樣的決擇終歸會有什麼後果。

另外,就如我幾天前在blog說過,現在我能快速和準確地翻譯好一些連結大天使用的禱文,是有賴幾年前做過兼職翻譯員所賜。當時做翻譯員,純粹為賺錢,沒想過對我未來的工作也很有用。那一次的翻譯禱文,我也沒有校對過(proofreading),就已經很通順了。

談及工作,過去多年的工作經驗,對我今日的事業有非常大的幫助。過去的工作培養了我成為一個實幹的人(哈,有點像議員的宣傳口號!)我很慶幸自己有能力去擔起很多繁瑣的工作,例如文書、宣傳、各樣活動的安排,不用依靠其他人幫自己完成,也不用擔心自己做不來。做不來的事我就不做吧,而做得來的事,我是有動力去做,願意承擔,不推卸的。

最後,多年前曾經因為跟媽媽的關係漸漸演變為一種attachment(依賴),令我下定決心搬家跟媽媽分開住。分開之後,跟媽媽的關係反而更和諧,和她的溝通多了,媽媽也學懂更獨立和有自己的成長。當時朋友們都不明白我為何這樣做,因為傳統觀念認為女兒理應跟媽媽同住,好讓她得到照顧。我也順勢常在別人面前稱自己為「不孝女」,雖然內心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到了今天,我在面對和處理人際間的依賴時,我也會有所警覺。在平衡的關係中,我是很樂意付出的。往往卻令一些非常需要更多愛和關注的朋友對我有更大期望,認為我就是他們的「好朋友」,或者有問題時可以隨時隨地召喚來幫助自己的人,甚至有些認為我是理所當然要幫助他們的。我若順應他們頻密、隨時隨地和理所當然的要求,相信有一百個我也不夠去回應他們的需求。這時設下適當的界線,適時的say yes、say no和沉默,是需要的。一方面保留自己的力量得以完整,不因此而流失,更重要的是,是讓對方有足夠的成長空間,引發他們以其他更好的方式面對問題。依賴絕不是好方法,人在依賴中是看不到自己正在依賴,更會認為我為什麼對他們這樣冷酷。但當我不再順應他們所求,他們自然會從別的方法,或靠著自己,得到更好的幫助和成長。我被指冷酷又何妨,最後當他們找到自己最好的路時,就不會再介意以前的事了。

Carlie

奧修禪卡(Osho Zen Tarot)實用讀牌課程
提 升直覺力工作坊Intuition Workshop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