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治療師。

話說今天乘巴士時,後座有一位樣子斯文的男士在談電話。在狹窄的車廂中,他卻越說越高聲,越來越激動。原來他是在游說電話另一端的友人(應該是女生,關係應該相當密切的),請她不要自尋煩惱,不要製造很多無謂的事端,不要把自己掉陷在受害者的角色中,乞求別人的可憐…雖然我一向不喜歡在巴士車廂內高聲說話的人們(同一天的上午,我乘巴士時,後面來了一位談電話很大聲的女士,我忍受不了,換了位子),我亦沒有刻意「偷聽」他的對話(我一邊聽著iPod音樂,一邊專心看書),但今次,我倒很接受他高聲和激動的說話,不介意他的「噪音」,因為他正在做著心理輔導者的角色,嘗試把朋友從自製的困局中走出來。雖然他的方法未必是最好,相信電話旁的她並不容易消化他的勸導,莫說改變了,但令我這位旁觀者有更多的感受。

就是,以心靈治療作為事業的朋友,包括塔羅師,能量治療師,靈性導師等,並不是救世主。
我們可以「救」到一點點,但不能救世。能「救世」的,其實是我們每一個平凡人。很多人都沒醒覺要找什麼專業人士幫助,但他們有問題發生,第一時間就會找身邊的親朋戚友去求助,或申訴。一般人可能沒有受過訓練,亦沒有經驗,但帶著問題的親友總會在不期然間來到跟前,就要即時處理。可能他們幫助或開導人的技巧很笨拙,或沒用,或適得其反,但我們總是會想盡辦法,以我們能懂得的方式(我們人人都能說話,於是通常都以直接教誨或責罵為方式),盡力去「幫助」有需要的親友。

就好像為人父母者,無論是有計劃或意外生育的都好,沒有父母是受過正式訓練,也沒有養育子女的經驗。於是他們邊做邊學,在摸石過河中,子女漸漸成長。沒人會質疑誰有沒有資格當父母,我們也不會去找「更有資格」或「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才能做自己的父母,因為為人父母都幾乎是人人「必做」和「天生要做」的角色。

父母的偉大,不是因為他們「專業」,而是因為他們對子女默默的付出。

同樣,我們每一個,都是邊做邊學的天生治療師,輔導者。只要親友有需要,我們就要出動。甚至自己也有需要時,也要嘗試自助。除非活在孤島上,否則我們難逃治療者的責任。至於自己能否做一位好的治療者,就要看自己的心靈操練和修為如何,對生命有多少的了解和洞見了。

Carlie

(題外話:一些心理學家或臨床心理治療師往往認為自己受過「專業訓練」才是最好的,其他自稱心靈治療的都是「二打六」,不值一顧,甚至認為他們會有所為 害(例如有位美國的臨床心理治療師指動物傳心師和靈媒是善意的騙子)。我同意受訓練是好事,但只認為「受過心理學訓練才是正當」的思想,只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例如保護心理學的地位)。若未受訓者一定對人有所為害,那麼天下間未受訓的父母都一定 為害過下一代了,所以這樣的說法我並不苟同。在傳統心理學以外,還有很多心靈發展輔導的空間,是傳統心理學都處理不到的。)

動物傳心/寵物溝通基礎課程Animal Communication Basics
Yoga Nidra深度睡眠+冥想工作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