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能量.靈療Energy Healing’ category.


在我未學習任何靈性或能量療法前,早在在學時期已培養一個習慣,就是寫日記。我寫的日記跟一般的不同是,我不止寫當日發生事情的經過,因為單寫這個是很悶的,也不是天天有新鮮和值得記下的事情。我反而是寫在日常生活事情中的感受,體會,思考,靈感,見解,將生活中一點點零碎的內在觸感組織成為文字,寫在本子中/電腦中。在電腦中已儲下了應該有幾千篇的文章了。這已是一個療癒過程。我的日記本/電腦是我貼身的治療師。

現在我知道心理學中有一些療法是要治療者寫出文字或畫出圖案,去反映他內心的狀態,在寫畫的過程中,組織梳理自己的頭緒,為情緒找尋出路,為自己的問題尋求釋放。所以別以為心理治療是這麼的高深,原來只是利用我們早已懂得的工具而已。

有些寫作是以不常寫字的手進行(大多數平時以右手寫字的朋友就轉用左手),是表達出自己的情感,情緒,感覺,創意,最內在(潛意識)的方法。雖然用左手寫中文字其實並不順暢。我認為用常寫字的手寫出內心也行,只要寫的時候心境平靜,寫出來的是真正內心所感,自由的發揮,不受理性邏輯和外在規範所限制,也有同樣效果。

繪畫中的表表者,曼陀羅Mandala,也是由近似的原理發展而成。是由心出發的繪畫,由圓的中心畫起,你選的顏色、線條和圖案,就是你內心的反映。透過冥想你自己畫的曼陀羅,你會了解自己更多,發掘出你內心問題的答案。

所以,當你有心事,有情緒,有問題,你可以以寫字和繪畫去抒發。抒發之餘,再進一步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心事/情緒/問題?」「我可以為這個情況做什麼?」想到什麼,心裡有什麼感動,就寫出來,不要怕被別人看見,被人批評,這寫字和繪畫的本子只屬於你自己,你該好好藏起來,不必要給他人觀看。你會從寫畫當中,找到事情的徵結,以及出路。

這就是最方便好用和不花分毫的自我治療法。

Carlie車厘子

進入第四次元15脈輪冥想工作坊
動物傳心術基礎證書課程Animal Communication Basic


Share
//

廣告

今晚冥想,我合上眼睛,等待任何事情的發生。

觀音來到。我說出內心很多的事情。她說,Give your burden to us. We love you. (但我沒問她We還包括誰,總之我知道,看顧我的,並不止她一位。)

她先以她的光,她的水,淨化和加力給我。她的水像乳液,很柔和。她把陰性柔和純淨的能量澆灌我,先去到我的心,太陽輪,臍輪,海底輪,再上去喉輪,眉心輪和頂輪。也有很多漂亮的小花環繞我。

她帶我去我男友爸爸(世伯)的床邊。我看著她,按手在他身體不同的部位上。其實房內的世伯我也不是看(感覺)得很清楚,比較暗,但觀音是最明亮的。 白,銀,珍珠和彩虹的色彩,就是觀音的氛圍。我靜靜的看著她在治療世伯,也在觀察世伯的情況。當中有用她的按手,也有用水去潔淨他整個身子。期間歷時十分 鐘,還是半小時,我也不大清楚。

觀音也讓我親自嘗試以她的方法治療世伯。感覺很奇妙,雖然他是長輩,但這一刻就像是我懷裡的嬰孩一樣,被照顧著。

去到後期,我總算比較感應到世伯的情況。雖然觀音的治療不是一次就完成,但我見到世伯的微笑,在他身邊有閃閃的微小亮光,以及彷彿改善了的身體內部狀況。她的光更照耀著世伯身邊的妻子。

他還起來跟我說了好些話,是他的靈魂在發聲。我也代表他摰愛的家人向他訴說心聲,和鼓勵他的話。觀音沒有意見,她完全尊重世伯靈魂的選擇。
她用粉藍和帶少許粉紅的毯子,蓋著世伯的身體,讓他好好休息,並平衡他身體的能量,保護他。

最後,我審視一下自己在治療後的感受。由身體中間發出的金光,很強,力量很大呢。

車厘子Carlie

天使療癒及通靈課程Angel Healing & Channeling Course

Share


很多朋友都跟我說,有意學習坊間最流行的靈療-靈氣Reiki。除靈氣外,還有好些相似的療法,都是透過能量的傳遞和控制,達致身心靈健康平衡之效。

但香港有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我從沒聽說過有人學習靈氣是為了身心健康和作治療之用。可能這個學靈氣的理由太老套,或者人人都已知道靈氣是關乎治療,也就省得去說。反而大家卻很強調和津津樂道的是學習靈氣的副作用,例如提升感應力(知道別人在想什麼),開「天眼」(即看到平時看不見的物象),甚至什麼「特異功能」,例如駕車能容易找到車位,排隊不用排太久之類,甚至靈氣可以為你整容等。而大家都不敢說出口,卻可能做得出的事,就是以能量阻撓和侵擾他人,讓自己得益。

我十分強調,以上我列的那堆很有趣的異能,都是靈氣的「副作用」,是在懂得使用能量之後所能做到的事,是靈氣課程市場推廣的宣傳法。但當大家對這些副作用都趨之若鶩的時候,就是危險的開始。

因為人很容易迷失於炫目的把戲中,甚至運用自己能駕馭能量的能力,去做只顧自我而不利他人的事。

每一個告訴我想學習靈氣或其他能量療法的同學,我都一定要他們有清晰的認知,知道他們學習和運用靈氣或能量療法,是為了膨脹和滿足自我,還是為人的身心靈好處著想。就算他們最初因為被那些炫目的把戲感染,我也會把他們的心思和眼光拉回來,放在正途上。

因為一般能量治療課程只著重教授技巧,而忽略「修心」的重要。對沒有靈性操練基礎的人來說,學習靈氣果真大開他們對未知世界和能量運用的眼界和好奇。但若心修不好,靈氣技巧就只會流於增強大家的「超能力」而已,卻對己對人對世界都不會增加好處。

無論哪一種的能量或心靈療法,最重要的,是要讓普遍的人得好處。而不是將好處傾斜於某些人,卻令其他人受到耗損甚至傷害。無論這種傷害,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以我運用的Sekhem-Living Light Energy能量療法為例,它的治療不止對個人有幫助。每一次的治療,都是同時間對整個世界的意識作出一次提升的貢獻。當然,我也可以用Sekhem能量攻撃他人,只是我絕不選擇這樣做。

不要以為學習能量療法就能為自己頭上添加靈性光環。單單學懂治療技巧,和靈性修為,是兩碼子的事。

一間公司的工程部是需要主管去管理好每個技師的工作,否則技師們就可能亂來。同樣,我們的心就是主管,能否管理好手上每一種能量治療技巧,應用在利己利人,整體意識提升的工作上,就要看自己內心的質素如何了。

Carlie

完全靈擺實用課程
天使療癒及通靈課程Angel Healing & Channeling Course


Share
//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治療師。

話說今天乘巴士時,後座有一位樣子斯文的男士在談電話。在狹窄的車廂中,他卻越說越高聲,越來越激動。原來他是在游說電話另一端的友人(應該是女生,關係應該相當密切的),請她不要自尋煩惱,不要製造很多無謂的事端,不要把自己掉陷在受害者的角色中,乞求別人的可憐…雖然我一向不喜歡在巴士車廂內高聲說話的人們(同一天的上午,我乘巴士時,後面來了一位談電話很大聲的女士,我忍受不了,換了位子),我亦沒有刻意「偷聽」他的對話(我一邊聽著iPod音樂,一邊專心看書),但今次,我倒很接受他高聲和激動的說話,不介意他的「噪音」,因為他正在做著心理輔導者的角色,嘗試把朋友從自製的困局中走出來。雖然他的方法未必是最好,相信電話旁的她並不容易消化他的勸導,莫說改變了,但令我這位旁觀者有更多的感受。

就是,以心靈治療作為事業的朋友,包括塔羅師,能量治療師,靈性導師等,並不是救世主。
我們可以「救」到一點點,但不能救世。能「救世」的,其實是我們每一個平凡人。很多人都沒醒覺要找什麼專業人士幫助,但他們有問題發生,第一時間就會找身邊的親朋戚友去求助,或申訴。一般人可能沒有受過訓練,亦沒有經驗,但帶著問題的親友總會在不期然間來到跟前,就要即時處理。可能他們幫助或開導人的技巧很笨拙,或沒用,或適得其反,但我們總是會想盡辦法,以我們能懂得的方式(我們人人都能說話,於是通常都以直接教誨或責罵為方式),盡力去「幫助」有需要的親友。

就好像為人父母者,無論是有計劃或意外生育的都好,沒有父母是受過正式訓練,也沒有養育子女的經驗。於是他們邊做邊學,在摸石過河中,子女漸漸成長。沒人會質疑誰有沒有資格當父母,我們也不會去找「更有資格」或「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才能做自己的父母,因為為人父母都幾乎是人人「必做」和「天生要做」的角色。

父母的偉大,不是因為他們「專業」,而是因為他們對子女默默的付出。

同樣,我們每一個,都是邊做邊學的天生治療師,輔導者。只要親友有需要,我們就要出動。甚至自己也有需要時,也要嘗試自助。除非活在孤島上,否則我們難逃治療者的責任。至於自己能否做一位好的治療者,就要看自己的心靈操練和修為如何,對生命有多少的了解和洞見了。

Carlie

(題外話:一些心理學家或臨床心理治療師往往認為自己受過「專業訓練」才是最好的,其他自稱心靈治療的都是「二打六」,不值一顧,甚至認為他們會有所為 害(例如有位美國的臨床心理治療師指動物傳心師和靈媒是善意的騙子)。我同意受訓練是好事,但只認為「受過心理學訓練才是正當」的思想,只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例如保護心理學的地位)。若未受訓者一定對人有所為害,那麼天下間未受訓的父母都一定 為害過下一代了,所以這樣的說法我並不苟同。在傳統心理學以外,還有很多心靈發展輔導的空間,是傳統心理學都處理不到的。)

動物傳心/寵物溝通基礎課程Animal Communication Basics
Yoga Nidra深度睡眠+冥想工作坊
Share

能親自上門找我塔羅占卜,能量治療或前世諮詢的朋友,總會醒覺到自己有「問題」才前來尋求幫助。但其實,能起行來找我的人,他們的問題其實已經在開始治療之前,已得到了一半的幫助,另一半,只是藉著我這個「管道」,傳遞堅定他們信心的訊息,將他們自願獲取的能量傳送給他們。最終能療癒他們幫助他們的,是他們自己。

因為如果他們不醒覺自己的「問題」,或覺得他們面對的情況並沒有問題,他們是不會想到要尋求幫助。

如果他們沒有面對自己和承擔改變的勇氣,他們也不敢來找我,只會繼續躲起來自歎自憐,繼續被老我折磨去。

如果他們覺得自己不配得被關心和被療癒,就會不捨得花這些錢和時間來尋求幫助,換句話說,他們會認為我的服務很昂貴,但這只是反映他們對自己被療癒沒有信心,覺得不應該和不值得而已。(其實昂貴與否只是一種價值觀。以同一價錢,一定有更多人願意拿去吃一頓豐富的自助餐,且付得起有餘。所以這不是銀碼高低的問題。)

所以,我很欣賞前來求助的每一個客人,因為他們都擺脫了以上種種枷鎖,前來尋求幫助。因為他們是所有心靈有較大需要的人士之中的很少數。他們找我,不是我有什麼了不起和特殊性,因為代替我作為占卜師或治療師角色的人可以有很多個。我也只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渠道之一。但不能代替的,是他們每一個的心。他們都願意去面對自己的問題,期望在他者的角度去尋求更客觀的解決之道,並著力去找尋和體驗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們每一個的問題不同,解決方法不同,療癒的過程也不同,但這一切,都能成為他們人生裡很重要的經驗、學習和成長。在他們人生轉捩點中,我能成為一個能量提供者的角色,讓他們想改變和提升的意念(intention)成為實相,這絕對是我的榮幸。

關於心靈治療,下篇繼續。

Carlie

動物傳心/寵物溝通基礎課程Animal Communication Basics
Yoga Nidra深度睡眠+冥想工作坊
Share


想問曾經學過靈性治療,能量治療或身心靈治療(名字還有千百種呢)的朋友,如何看能量治療?大家認為能量治療是一種幫助自己和別人的工具之一?是提升自己能量,甚至產生超能力的方法?是平衡和提升身心靈的方法?是靈性操練的一種?

你會把你懂得運用的能量,用在什麼用途?醫治人?提升自己?還是傷害別人?

我以為人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原來不少人學了能量治療和運用多年,概念仍然混淆不清,甚至有人以此作為攻撃他人的武器,以保私心。

攻撃別人的不用說吧,沒有人會認同他們的行為,也只能偷偷的做,而如果我再在這裡討論下去,應該也會成為他們下一個攻撃目標吧?對不起仁兄,大人大量,請放過我吧。

至於較為值得同情的,就是一直以為能量治療就是為了提升自己運用能量的力量,換而言之,就是提升自己的「超能力」。

我不諱言在能量層面上做出異於常人的事,是很有趣,覺得很powerful(很勁),也會吸引別人的注目,甚至會得到名聲和讚美,例如扭湯匙,或看見靈體或天使,或瞬間治好了一個人,就是了。人喜歡做了不起的事,喜歡別人的欣賞和稱讚,是在所難免,人之常情。但切記不要本末倒置。有趣,很勁,吸引別人,得到讚美,全都是能量工作中很次要的收獲而已。能量治療最重要的目的,卻偏偏容易被忽視。

能量治療最重要的是,把人(包括動物和所有被醫治的對象)的身心靈帶回原本最平衡最和諧的狀態,當中很重要的是意念。治療者的意念是,無論他所使用的療法如何,手法和使用的工具如何,總體都是為接受治療者帶來他最需要、以他的最高利益和好處為前提的幫助,簡而言之,就是「愛」的能量。無論治療者輸送給接受者的是靈氣能量,Sekhem能量,或是草本藥,香薰,Aura Soma,按摩,或只是互相的傾談,甚至只是一個祈禱,抽一張塔羅牌,簡單的光能量,或是一個鹽水浴的清洗,一個靜心冥想,全都是以「愛」為目的。「愛」本來很抽象,但卻是各種療法最核心的能量,簡單說就是上面提過,把接受治療者帶回原本最平衡最和諧的狀態的任何方式。

而當人身心靈處在原本最平衡最和諧的狀態時,亦同時是心靈處於覺醒當中。所以,能量治療又名為靈性治療,中文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名字,但不同名字都能指出這些「另類治療」中不同的面向。能量治療最終是把人帶向心靈甦醒的方向,當然程度因人而異,很多接受能量治療的人也只期望自己的身體改善就夠了,沒想過跟心靈有何關係。但亦有不少人因為接觸了能量治療,將自己習慣已久的負面心靈狀態釋除了,對生命有了嶄新的了解,人生經歷深化了,也開始關注和思考生命、靈魂和真理的課題。

所以,如果只是以「很勁」、「很有趣」、「很吸引人」、「為得到別人讚美」為能量使用的重點,那根本不是「愛」的能量,能不能為接受治療者帶來最適切的幫助,實在很成疑問。作為一名治療者,實在需要對自己的內心狀況更為醒覺,不要陷入了對次要質素的追求而不自覺。

當然我亦了解到每個人的選擇不同,有些人只需學到了能量治療的技巧,運用到能量作出奇事,就已經達到了他所期許的。但能量治療如果是一道能打開心靈道路的大門,我們進了門之後,若不在心靈的道路上前進,只留在門前不去,那實在是很可惜的事。

Carlie

冥 想與靈性成長基礎工作坊Meditation & Spiritual Growth Foundation Workshop
21/11 (日)Advanced Animal Communication進階動物趣味生活課程


Share


鑒於客人私隱,不能在此分享他們的前世經歷。但仍可以略說大致情況,揭開前世今生分析的神秘面紗。

前世今生諮詢可處理什麼問題呢?基本上,生活上任何問題,若希望找尋問題背後更深遠的成因,都可以在諮詢中找到答案,並作出適當處理。很多人都很關心自己和 身邊最親近的人的前世關係,以及希望改善與他們的關係,自己則希望改善性格,改變對人生的負面態度,在重覆出現的困境中找出路,甚至希望透過清除一些前世能量上的障礙,讓潛質和能力有更好的發揮,等等。

詻詢時,我所採用的技巧是來自SRT,為了讓一般人容易明白,於是把服務易名為「前世今生分析服務」,最貼切不過。雖然進行的過程中,會發現客人問題的根源除了前世事件外,亦有其他因素,但我盡量集中處理客人的前世事件,因為這是最易讓人理解的方式。

很多人對自己的前世都很有興趣,我也希望這個諮詢是帶有一點趣味性的,故此專注在前世事件分析上。過程中並非堆滿了一堆靈性詞語,令人不明所以。而除了滿足客人知悉前世的好奇心外,更重要的是把前世引起和累積到影響今生運程的「業障」除掉。以另一個說法,就是把前世事情的負面影響清除去。

在尋找前世的故事中,往往都能發現很多前世故事,是跟今生客人的情況十分相似,或解釋到今生一些事件的來由。同一個情況,是可以反覆在多世裡出現的。一天業障未解決,人生的功課未學完,這個靈魂仍要帶著相似的能量和業力,往下一世重頭來過。

而過程中,客人是一直保持絕對清醒,甚至可以隨時說話和發問。諮詢師(本人)就會在每次一小時諮詢裡面,找出3-4個關於客人提出的問題相關的前世事件,並以簡易快捷的方式,為他們除掉事件帶來今世的負面影響。

所以有人會問,我的前世今生分析是否催眠治療,客人是否會失去意識,或因為自己的原因達不到效果,答案全是「否」的,因為我不會把人催眠,讓客人的潛意識由我掌管控制。客人在諮詢時是百分百清醒地知悉整個過程,同意諮詢師所做的一切,並且在過程中能提出任何疑問。亦不會因為一些原因難以被催眠,以致達不到效果,因為我不是在客人的潛意識上工作,而是以我的高我(high self,即每個人的神聖本質)與客人的高我連繫而工作。我們每個人的高我,都知道做什麼/如何做/做多少是對自己當下最適切的,我和客人兩者高我的結合和溝通,對客人的幫助是最適量和合宜的。

當然,看醫生也要複診才能根治,一個問題可能牽涉了很多次前世的影響,所以要較深入地處理一個問題,也需幾次諮詢,多少次要視乎個案而定。當然,一次諮詢其實已是完成了相當份量的能量調整和提升,對自己已有一定的幫助。例如一些人完成諮詢後,心情輕鬆愉快很多,看事物的角度也擴闊了,從而影響到身邊的人也對他有了不同的看法和態度,這對他無論是哪方面的問題,都有一定幫助。

而有些前世情況並非能在當下處理,因為客人的高我會知道當下處理哪件前世事件是最有幫助,哪件前世事件是未到時候知曉和處理的。人的高我是很奇妙的,若然有些人生的功課是要由自己去面對和學習,高我也不會讓我們任意就把那些功課取走,免卻那次學習成長的機會。但並不因為這樣而令諮詢做不下去,因為一個人總有千千萬萬個前世是可以去探索和處理的,我們只要探索那些能處理的前世事件就行了。而且,高我是自動會在千千萬萬個前世事件中,找尋對今生最具影響力的事件,因此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帶來最深遠的療癒效用。

另外還須提出一點,就是有些客人完成諮詢後第二天就會告訴我說,他這兩天竟然出現了很多問題要他面對,是他始料不及的。雖然一般能量治療師都不會多提這些所謂「副作用」,但提升透明度,讓客人做足心理準備,還是較好的。我會說,這是客人在清洗前世影響後,能量上的調整時期。這時候的能量未去到最穩定,需要一兩天時間才能慢慢平伏和適應下來。這時候,更多潛藏的問題就會浮現,對當時人來說,可能有點難過,但這些問題的出現,是一個徹底提升自己的良機。就如除夕大掃除時,諮詢師(我)就是負責把家居裡的大件舊傢私搬走。至於傢私底部一直藏著的塵埃,霎時暴露出來,目的就是要你去面對和清除。把塵垢藏起來,並不是真正的潔淨,正如問題的湧現其實就是給你一次大淨化的機會,淨化之後,就是新生。所以那一小時的諮詢,只是淨化和問題處理的其中一個重要部份,餘下的一小部份,還是要由自身去面對的。

所以在諮詢之後,能量調整的時期,需要多喝水,多休息,讓自己盡量處在靜態下,同時放下多餘的思緒,將自己裡裡外外都放鬆下來,這會讓調整期過得更平順,讓自己的能量慢慢整合和穩定。

如果你有興趣,歡迎隨時聯絡我,做一次前世今生分析諮詢。

Carlie

冥想與靈性成長基礎工作坊Meditation & Spiritual Growth Foundation Workshop
21/11 (日)Advanced Animal Communication進階動物趣味生活課程

Share

近來很多關於靈性的題材想寫,只是想說的東西多,可用的時間少,有時沒寫在此就只有暗藏於自己的抽屜裡。

今次來重溫前幾天一次工作坊的經歷。

Dr Robert Cote是我遇見過的靈性工作者比較不同的一人。他比較學術派,每次上課(我只上了他工作坊兩次)都有不少知識的傳遞,比一般著重實習的工作坊又多一層次的啟發。

前天的工作坊,其實是一個Alpha Alignment healing session。幸運地當晚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學,可以每人各花半小時做治療。當中Dr Cote帶領我們安靜自己,他並能與我們各自逝去的親人連結,從中獲得治療自己的有用訊息。最初我只有提及我離世了的妹妹,但Dr Cote卻可以從我妹妹口中得知,我對自己父親的怨恨和漠視。我以為妹妹過身之後會過得很開心,原來不是。她說,她仍在我身邊做我守護靈的原因,是想我跟爸爸和好。故此,她本來有別的路可走,她仍然選擇留在我身邊,希望我有一天放低對爸爸的負面感情。

很意外的發現。第一,healing前我從沒有向Dr Cote提及我爸爸,他卻收到了準確的訊息。第二,我估不到妹妹留在我身邊有這樣的原因。第三,我一直以為自己已對爸爸的感覺淡了,就沒事了,怎料我對爸爸的漠視是阻礙我能量運行的其中一個很大的因素(blockage)。

一連串的程序,其中很重要的一項是要我說出我對爸爸的感覺和想法。我很坦然說出我不想理會他,不想知他在做什麼。其實在說出我對爸爸真實感覺的那一刻,療癒就開始了,因為我把潛藏內心的真正感受釋放出來,承認它,正視它,不再漠視和逃避。這種想法在曝光之後,已經失去了力量,它再不會成為我的阻礙。我曾反抗,堅持我這種想法,我沒法子表面和簡單地說一句「我原諒他/原諒自己」就了事。但Dr Cote問我有沒有被人冷落過,我倏然想起自己由小至大,都覺得時常被別人遺棄和冷落,連自己晚上夢見自己總是經常獨自一人,身邊都沒有人陪伴我。我流下了淚,開始醒覺自己常有被人冷落的感覺,其實是我冷落爸爸的反映。我很不願意這樣子,最後我向Dr Cote表明"I want to stop this thought."然後我就很安然地步下治療床。治療就此完成。

Dr Cote說,他看見我妹妹因此而雀躍,更跳起舞來呢。感謝妹妹和Dr Cote。

消去了blockage,一身輕鬆了,神聖的能量(divine energy)也就更順暢地流動。我心裡向天使說,但願有一些機會讓我可以跟沒見面很久的爸爸相聚。如果我在見爸爸時有什麼懼怕,也相信天使會保護我。我會坦然和和諧地和爸爸共渡每一刻。

一大輪生活調整期快到尾聲,是時候籌劃一下自己將行的路了。

但要為自己的計劃書加上新計劃之前,需要除去一些堵塞著自己沒用的東西。

過去學過的療癒法多不勝數,初期我還很天真地認為學得越多越好。後來學習的速度比消化和應用的速度快,就要停下來想一想,究竟我真正喜愛、能發揮效用並有志進深下去的有哪些療癒法。

今早我決定停止學習某種療癒法。因為我發現一直以來很想學上去的動力,只是來自它能為我帶來靈性事業上一個較易上手又效力宏大的工作計劃。我視之為自己的事業工具,多於享受及應用它本身的好處。學習動機若不是在療癒之上,那就是不純正的動機了。我寧願捨棄,去投身我真心喜歡和真正助人的療法上。

而且計劃不是說有就有,天使倒叫我要先停下來,什麼也不要計劃,待時機來了,自然就會發現心之所至之處。

我的工作計劃仍然懸空著,還好,將我的計劃交給divine吧,一切自有最好的安排。

嚮往已久的動物傳心高級班終於完成了。

動物溝通技巧在初中班已學完了。高級班的主菜則是各種動物溝通的輔助工具,和各種動物治療法。

也許因為我在靈修上都有一點底子,所以第一天教我們造曼陀螺(將大地母親能量帶給家中動物)、保護動物水晶陣、看動物氣場和認識脈輪、靈擺尋動物等技巧對我來說已很熟悉。

第二天課堂就更精彩,一口氣學習多種動物治療法,計有色彩治療、夏威夷胡那治療、水療法和動物恢復療法。最後兩者更是老師Rosina的獨門秘方,我們是第一班學習這兩種療法的學生。我和一些同學都覺得,單單為主人向動物詢問「你愛吃什麼?」「你開不開心?」已不是我們最有興趣的事(當然客人找我問這些,我也會做的),而是希望更進一步地幫助動物,透過一些療法,和動物生活環境和習慣的調整,能帶給動物在健康和生活上有更深入的幫助和提升。當然這些能量療法絕不能代替傳統的獸醫治療,但對緩和病情、增進健康和增加動物和主人的信心,這些都是有幫助的。

分享一下照片:

。
課堂之前,用小球代表自己的自我,然後放在一角,以一個合一團結的心學習。


一眾同學的大自然曼陀螺作品。


我自己的作品。


第一天抽到的狗狗訊息卡。意思是我可以人站高處,夠膽自豪(自豪什麼呢?)


第二天的色彩治療。很可愛的小狗模特兒。


老師送的動物守護者St Benedict的十字架吊咀,和水療法所用的兩顆珍珠。


第二天黃昏終於有點溫暖和煦的陽光了。我忍不住躺在草地上曬太陽,身體呈大字型。深深吸收大地美好的能量。


兩天飯餐都是素食,食得我們身體有點冷。有人偷偷地在下午茶時帶來鵪鶉蛋,我忍不住大掃了一堆。下午茶有鵪鶉蛋配上茄汁焗豆,真是奇景。

畢業了!獲頒畢業證書。證書共有四張,包括一張高級班證書和三張治療法證書。

繼上次light language workshop之後,來自新加坡的Jiro Goh老師又再來港。他今次的工作坊我沒時間上,就約他做三次Star Origin consultation,每次三小時。與其是consultation,倒不如說是跟他學習新東西,嘻嘻!

Jiro主力是藉著light language帶領客人跟其他星系的人連結,亦不止於此。Star origin意思是,我們每一個人都一直跟外星的人類有連繫,同屬一個源頭(source)、一個本質。跟他們接觸,可以更了解自己,empower自己。

昨天第一次session,Jiro為我尋找到我自己原來跟一個與銀河系相距不遠(但都有不知幾千萬光年)的星系Arctromeda並那裡的人Arcturians有連繫。我們都看見那裡的人高高瘦瘦,沒長頭髮。我看見那個跟我有連繫的是一位女生,眼睛大大,跟我很像!那裡的人都很溫和,整個環境都很柔和,像在水裡般的世界,藍藍綠綠的,四周的景像(或空氣)像波紋般圍繞著我。他們更給我訊息,示意我在12月12日及23日(1212還容易明白,23日就連老師也不明所以了)在冥想時跟他們連繫更多,會對我有更大幫助。

Light language 原來也可以幫助我跟天使/light being連結和動物傳心。更可以去問小動物原本是來自哪個星系,找尋他們在外星的名字,有時動物會更接受外星的名字呢!例如老師的一隻狗的外星名字叫Momo,老師喊牠平時的名字時牠都鮮有反應,但叫牠Momo就反應其快。哈,真有趣,這個真的要一試。

這兩天都在嘗試DNA repatterning(DNA重組)。昨天老師透過幫我跟Arcturians連結時,透過download star codes已為我做了一次DNA activation(活化),今天就學習為別人做DNA activation。連結客人身體裡的DNA,感應和查詢他身體上有什麼問題和改善方法,透過light language糾正問題。今天當我白老鼠的是堂主Ruby老師。我感覺到我自己的Thymus輪位有刺痛,我知道我感應到她Thymus的問題,也探究出她很需要更多的表達她自己的需要,好得到更多的關懷和幫助。她說想改善她的脫髮情況,我也幫她做了。很有趣的是,我一邊healing時一邊跟她談話,談話中並沒有提及「媽媽」二字,Jiro可以作證。可是Ruby之後告訴我,她聽到我說她的媽媽,她也表示近來她對她媽媽有很多的感受。我覺得是她的媽媽在她身邊看顧著她,她要讓她知道她的存在,所以透過我的話(雖然我沒說過)去表達她自己。而且healing有趣之處是,當我set intention要我的療癒能量能走向她身體裡有需要被醫治的地方時,Ruby真的感覺到,從我放在她腹上的手心中,能量往她的雙腿移動,雖然我沒有向她的腿發放任何能量。

今天的session已沒有觸及外星的範疇,更多的是跟我做觸及自己內心深處的冥想。最後做了一個so home練習,透過大力急促的呼吸將自己的能量容量(energy capacity)提升。就像一顆電池,原本只有5伏特電的容量,可以提升到容納 10伏特。完成後,真的覺得體內的tank擴闊了,看見很多的能量在我頭上快速流動,並感受到一顆蛋形的能量罩很穩妥地包圍我,令我感到安全。整個人的能量暢通了,頭腦都清晰了。可是Jiro警告說這練習不可以獨自做,否則做得太嚴重會昏迷的。

明後兩天我會去上動物傳心高級課程,我很相信會因為這兩天的練習而帶給我更銳利的傳心能力。即管看看。

某朋友的 BLOG發表了他對能量治療學習的憂慮。他關注的是,為什麼能量治療課程,只需要學習幾天,就可以達致大師的程度,是不是太兒戲呢?另外氣功有師徒制,師 傅窮幾十年去將他畢生的所能授予徒弟;而能量治療課程卻只是維時短短數天,是不是老師們要藏私,或本身功力不夠以致沒什麼可以教授學生呢?

以下是我的回應。

「你的觀點很值得令人深思。我們自小所有的教育都是長久的課堂學習,所有的專業也是經過多年的努力才能得到一張證書。所以學了幾天就成大師的能量治療又真的很難令人信服!

個 人愚見,能量治療的課程都是以教授技巧為主,但所有能量治療背後的那套支持它發展下去的,是各人的修為!能量治療本身是一種healing art,正如學習繪畫一樣,若然畢加索是你的老師,他就算教盡他所有的技巧,但如果你只用他本身一套的技巧去畫,最終你的作品都不會比畢加索出色,因為你 的畫不是你的,只是你模仿畢加索而成的仿冒品!

真正的能量治療,是按每個practitioner的專長,加以發展自己獨有的一門心得,才能獨當一面的一種藝術。你由老師處學了一套技巧都可以醫人了,但問題是你要做得更好的話,就是要靠自己將所學的加以發展才成。

所以,我們不是去問老師有沒有百份百將所知的教人,不是要注目老師有沒有藏私,有沒有料子。而是要看自己,如何能把手上的能力發揮得更好。

另 外,我也很羨慕中式氣功或玄學的師徒制,是近乎終身的教導。西方的能量治療學習似乎是散件式的、以課程為單元的教授。其實正面來看,各有各好處。終身師徒 制,你可以盡學一位老師的所有教導,有他跟進和指導你每一步的成長。但參與西式的能量治療課程,你可以集多位大師的大成。哪一種比較好,視乎觀點與角度吧

不過你的憂慮其實我也有,就是能量治療課程,學了幾天,就成大師了,質素有保證嗎?相信會有少部份人為了追求「大師」之名譽,而去報讀一些可以讓你一個月內,由初學者學到大師級的套裝靈氣課程。

而事實上,以我認識不少認真和具質素的靈氣或能量治療老師,對這樣的經營和教導手法是頗有意見的。認真的老師們,是不會輕易地就讓你讀到大師級,就算學員讀完初階再想學第二階,他們也要學員經過幾個月的沉澱,並且審核一下學員的狀況,到達某程度者才會被邀請學習第二階。

所以,修讀能量治療課程,首先是要挑選一個嚴謹認真的好老師。另外也要審視一下自己學習的目的為何,是追求名譽呢?還是真心想學好和深化一套學問呢?謝謝。」

Carlie Lai


c@ctarot.com
852.61106369
http://ctarot.com/wp
facebook.com/carlie.lai

RSS Carlie聲音頻道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Blog Stats

  • 249,655 hits

.

Carlie心靈之路© 2007-2015

MyFreeCopyright.com Registered & Protected
廣告